金龙公园游记

知道有这么个地方,是始于那个铺天盖地的广告“千亩校园,万人学校”。而能去游览这个地方,实属偶然,或者说是意外,或者说是在这个炎热夏天黄昏的一场不期而至的不小心的对生命界限的任性的一次跨越。车在沙龙公园的路口驶离了主城区,马路上的车辆和行人没有减少。坐在车上的痛快地享受着冷气的我,看着车窗外那些在高温中奔走的人,体会着他们的挥汗如雨的痛苦和煎熬。内心顿时为涌出无限的悲哀,为自己。车在上山的路上缓缓前行,路,蜿蜒没有方向。音乐,低沉的男低音,舒缓地流淌而令人些微的沉迷。树,车窗外的苍翠一片,卑微地弯曲着它们的身躯向路人献媚。心,苦苦挣扎的惘然,在只有音乐和或许理解的空间里得到了片刻的安宁。轻轻地靠在椅背上,轻轻地闭上眼睛,轻轻地享受着这梦境般的这喧嚣的都市一角难有的宁静。同伴问:“是什么样的感觉?”我说:“似在梦游。”路变得开阔了,我们到了山顶,透过车窗的夕阳迷柔而可人。摇下车窗,遥远的天边那如火的彩霞,远处那些矗拥得如小时玩的积木的楼房,绿得望不到头的连绵的山峦,脚底突地升起一种奇异的情绪纠结着我。孑孓,你,我,他,没来由的想到。车继续在山顶穿梭,一群石匠的工作放慢了我们的速度,那抬石头的石匠发出的“嘿哟……”,那抡大锤的石匠发出的“嗬……”,那錾子敲打石头发出的“叮当……”,我耐心的听着这夏日黄昏独特的交响曲。车在经过他们时,一个赤着上身的中年人正抡着大锤欲砸向一块石头,汗水在他的背上流出了一条条的沟壑,黑黝黝的皮肤在最后一点惨白的阳光中泛出淡淡的光泽。画面在那一刻定格,在泛着黑白灰的底片中,我想到了美术课上的那个大卫,想到了断臂的维纳斯。远远地,我们看到了那斑驳的大门,那大块大块脱落的石灰墙在向我们述说着它的古老。横亘着的石块上依稀辨别出“泉活森林公园”几个大字。我的心情一改非常的雀跃。忆起了童年雨后提着篮子到森林里捡蘑菇,那红的、黄的、黑的、白的蘑菇,那永无结论的关于采撷多少的争论。出乎意料地,没有印象中踩上去会咯吱响,软绵绵的松枝,没有倚立着狭长,慢慢体会尽头夕阳余辉的小路的一排排高大的柏树。依然的大片大片的庄稼和偶尔的几片树林,依然的偶尔有狗懒散地躺在门外的农户。 在一处,建筑稍微气派一些,到正门, 只见横门上写着“泉活山庄”,上面打着一个广告牌幅“暑期夏令营活动”,隐约听得见里面孩子的嘻笑声和打闹声,来到高处,看见里面有许多十来岁的孩子穿着红的,绿的训练服。Long vacation,每次想到到这个词,都觉得它太轻,太单薄了,我曾一度怀疑“假期”是否是人生旅途上的一次次荒废。我也曾一度觉得很多事情都是一种荒废,要做的事情都应该是看得到结果的,可是无论是有用的,无用的,都在慢慢地噬吞着我们有限的生命,我们的生命到底是多少个“荒废”的大集合呢?被压缩了“荒废”的生命的价值又剩下多少呢?沿途又看到了几家类似的写着“泉活山庄”的建筑,我戏谑说“应该给它们标上序号,泉活山庄①、泉活山庄②、泉活山庄③……,”再往前走,是下山了,于是我们决定下车去走走,怀着一种期待,期待觅得一个独一无二来为这(好书推荐)次短暂的游览留下印象。在这山顶比较平坦的坡地上,有一个亭子,离亭不远,我们看到了一条盘山的石阶,它掩映在密匝的藤蔓中,古老而幽深。石阶上布满了苍翠的青苔,拾级而上,古老的苍苔上留下了我一个个高跟鞋印。沿着石阶而生的杂树似一道道门坎,我似乎产生了一种幻觉,似乎只要踏着这石阶前行,便能融入云天雾海,与蓬莱仙客对弈,与瑶池对钦美酒。在石阶的尽头,有一处建筑物,由于高处石阶旁的杂树,我们并不能看清,于是我和同伴便做了各种猜测,同伴说可能是学校,抑或者是某个什么单位,我则认为抑或是一处别墅。

走完石阶,我们仰头看去,原来是一座塔,塔有五层,我们揣测着它的用途,塔前那块少有人迹踏至的遍绿的草地更添加了它的神秘感,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们踏过那块草地,来到塔下,沿着镂空的螺旋的铁制楼梯向上攀援,在爬到三层的时候,未完成的装修工程,无新意的景色致使好奇心的消失使我们放弃了继续前行的想法。

下了石阶,来到旁边的亭子,条形的石凳被那些不浪费资源的农民大叔大娘摆满了麦秸,不过我们还是费力的找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同伴拿出DV,蓦地想到了那些拿着相机到处让人摆pose,让人说“茄子”,然后喊一二三的人,遂产生了一丝的厌恶感。意外地,他只是静静地拍着停歇在石凳上的,停歇在草丛中的蜻蜓,拍远处的路标,拍那青青绿叶中的青青的、饱满的桐子。这让我想到了一个我熟悉的,崇拜着的,并时刻学习着的一个人,他是一个业余摄影者,每次我看到,他专心致志地拍照时,他的妻子都会静静地替他提包,在旁边望着他无声会心的微笑,几十年如一日,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到了一种理解带着宽容的爱,他每拍完一张也都会回过头来看看妻子,拍照时有妻子的陪伴已经是他的一种习惯。每次他有一些新作,我都会讨一些来看,并不能作出什么评价,只是觉得在无形中浮躁的心灵似能在那些形式上无生命却内蕴丰富的照片上受到些净化。

在下山的路上,莫名的离别的忧伤萦绕着我,言语的多余。只有音乐的空间。同伴开始教我认各种路标,……是连续转弯, ……是急转,……是减速,……是前方有陡坡,我突然想,谁又能做我们人生的路标呢,指引我们什么时候转弯,什么时候减速,什么时候加速,提醒我们什么时候前面有危险,我们什么时候应该刹车。在这个世上,谁又是谁的谁?我的路标又在哪里?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云飞 | 原作者:厌姿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