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游记

“五一”前夕,和几位同学去了凤凰。凤凰是我心仪的地方,来湖南哪怕什么地方都不去,也一定要去凤凰看看。同行的人中有四个湖南人,最年长的就负责我们这次旅行的所有事宜,我们都高兴地称他团长。他懂得湖南的风习又有熟人在那边,我们算是得了便宜,于是高高兴兴就尾随其后,百事不愁,只顾欣赏美景就是了。火车到湘西的首府——吉首时,天还很早。一出车站,就见德夯鼓声,几个姑娘踩着舞步击鼓,似是欢迎远道而来的游人。看看她们朝气的脸上,我又对湖南的姑娘增加了好感。团长把我们带到车站,说先到德夯去,但经过几回磋商,最后决定去凤凰,于是吃过早饭,爬上了汽车,一溜烟向深山驶去。在车上我们遇到卖野草莓的,先买了一块钱的尝尝,觉得很好吃,又多买了一些,只吃得我们不想吃了才作罢。窗外青山隐隐,由于疲乏顾不得一路看去,终于在颠簸中呼呼地睡着了。车驶过一座桥,嘎然而止,我突然惊醒,睁眼一看,凤凰古城到了。下车我走到桥上,上下顾盼,沱江之水悠然,有小舟自横,水畔楼阁相对,古风依然,仿佛回到久远的历史中去领略中国山水小镇的神韵。置身于此,世事的繁复与躁动亦烟消云散。我赶紧拿来照相机拍了好几张风景,突然我想起我一位学国画的朋友,此时如若他在此处,定有一幅佳作面世。下次如果和他聊到此次凤凰之行,定要推荐他来此作画。团长叫来了熟人为我们寻找住宿的地方,从桥头而下经过数级台阶,下到河边,然后沿河下行,河岸上一律是二层小楼,阳台对着沱江,沿路问去都很贵,这里的地段看来我们是住不成了,团长的那位熟人又把我们带到他一位熟人那里,隔河很远价钱又无法沟通,只得作罢,最后找到虹桥下面才算安顿好住宿。一路找下去,团长为住宿操心,我却游历了古城的小巷。巷子窄窄的深深的,抬眼一线天,飞檐走壁却可尽收眼底。小巷的两边尽是商铺,最多的是制作姜糖的,他们的门口有一个铁钩,然后把一大块姜糖挂在上面,闪着银色的光,师傅用力拉,只拉到很细,才取下来,折成小块,用塑料袋装成重量不等的成品出售。倘若有围观的人,师傅会揪一小块送给游(TXT文档)人吃,我有幸得过一块,放在嘴里,甜甜的辣辣的,很有特色。我很是惊异,蔗糖能拉得这么长,而且这么脆,轻轻一折就断了。我只知道苕糖是可拉得很长很长的,但是没有这么脆。除了姜糖作坊外,就是买玉器和各种装饰品日常用品的商铺,琳琅满目的玉器诱人得很,可我不识玉,不知成色好坏,终不敢冒然购买。还看到好多牛角梳子,真是漂亮,想象一美女于溪畔小坐,用透亮的牛角梳梳其秀发,其景其情定若天仙!我琢磨购一梳送人,但究竟送谁呢?吃过饭,我们要租船去沱江泛舟。挨着城里这段很贵,我们得走到下游很远的地方去。团长谈好价钱,就泛舟而下。沱江之水依然清澈,只是水底长了厚厚的水草,在缓缓的水流中袅娜若女子的裙裾。禁不住伸手抓来一把,滑滑的软软的,让我想到康河柔波中的青荇。舟行水上,青山自转。人生悠然闲适之情莫非就在这青山绿水之中?舟行愈下,游人愈多。三三两两船只相遇,水战渐起。远远望去,乐在其中,只听得女子的惊叫声和小孩爽朗的笑声。我们终于遇到船只返回,满船的女士见我举着桨页,慌忙叫开船的师傅绕道而行,我准备的一场激战以对手的柔弱宣告结束了。突然从我们后面杀出“艨艟”小舰,还未反应过来,我的衣服全部湿透了。慌忙中举起浆就战,同学们有拿木棍的有拿水瓢的有用手的,顿时上空雨雾蒙蒙,惊叫声笑声抱怨声叹息声吼声起哄声响成一片。正酣战,我的浆磕在石头上,折成了两截,武器已毁,我无还手之力,遂成败将。幸好作罢,否则我便成落汤鸡。船靠岸,我们去桃花岛。桃花岛并无桃花,不多逗留,只在过河的桥头和同学照相,背景是三架水车。途中遇到买腊肉的,红艳艳的,香腊诱人,看得人发馋,真想买一块,无奈油腻携带不便,于是作罢。

回来上岸时,有许多小孩在卖自己用棕叶编制的小昆虫,我买了一个,结果三四个孩子都围着我让我买,我又要不了那么多。就对几个小孩说,我每人给一块钱。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孩子们不要我的钱,硬要我买了以后才接我的钱。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动,这是山里人的淳朴,一份劳动一份收获,凤凰小小的孩子就懂得这个道理,他们所寄寓这个山村养育了他们的善良诚实的品质,这可是沈从文先生笔下的美么?

归途我们坐人力车,都是妇女拉车。到沈从文墓地(衣冠冢),我下车去拜谒这位文坛的巨子,在一拐角处的石碑上,我看到一行字“一个士兵不是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沉默良久,我似乎懂得了沈先生的人生真谛,温厚善良的沈先生以超乎寻常的韧性一直往前走,用他那质朴的文字书写了边城的美丽,那是一首动人的边地歌谣,久久地回荡在国人的心中,净化着浮世的灵魂。

从衣冠冢下来,我和同学两人坐人力车回去,前面的大姐用力的托着我们奔跑,我想我就拉不动。就问她丈夫,她说丈夫出去打工了,把孩子留给她,家里要花费还要供孩子上学,所以就出来拉车。我听着车轮滑过石板的声响,看着弓着腰拉我们前行的边地大姐,心里突然一阵酸楚,怕我同学看见,慌忙转过头去。

傍晚时分,我们过虹桥去河对面,同学们忙着穿苗族服装照相留念,我无兴趣,就沿着河往上走,我听到葫芦丝的声音,接着从河里的船上传来女子清脆的歌声。我下到码头,坐在水边,看过往船只,听汤汤流水。街市虽躁,吾心却静。天黑下来同学们买来河灯,我和他们一起放。放河灯的人很多,不一会儿,满河都是,可是“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我忽而又觉得这是人的灵魂,游走在天地之间。

第二日我们去了岩旯窼苗寨。进寨门,过长长的桥,就去苗寨人家。苗寨人家很有野趣,木建筑院落,里面还可以射箭,踩高脚。高脚我试了试,差点摔倒,团长却玩得很好,我恨羡慕他。玩射箭很有意思,但我老是不中靶子,小时候的那劲头那准星已不复存在。绕回来,从桥下面的石洞中穿过,据导游介绍,这是苗族男女恋爱的好地方,让我又想起了沈先生的《月下小景》。最后我们看苗寨的演出,男女击鼓配以舞蹈,最得少数民族风情。一群姑娘还给游人献米酒喝,甜甜的米酒盛着苗人的热情,美不胜收。猜新娘是很好玩的,先出来一姑娘,让游客辨认,然后又进去盖上盖头,和着五六位姑娘一起,谁如果猜中先前那位,便可按苗人的风俗和她举行婚礼。我有幸猜中,他们给我戴上苗人的帽子,胸前夸一朵大红花,新娘拿着扫帚把,我拿着另一端,绕着地上的簸箕转一周,乘我不注意,有人抹我一脸锅灰,游客顿时哄堂大笑,我亦乐在其中。

回途中,同学们说我今年要交桃花运。此言真否?要待时日。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合美 | 原作者:石头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