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回忆

这个黑夜来临的时候,我已不甚介意了,叫做麻木吧!那经久不息的轰鸣声怎么也不能让我安静下来,待到无法寄托的片刻,忽地又念起了她,那个曾带给我无限幻想的她,那个带我走进快乐天堂的她。

然而现在她不在我身边了,远远的杳无讯息,近近的又像在我身边小声呢喃着。那是怎样的一段日记呢?又是如何开始她的扉页的呢?大概是青春作的怪吧?她看看我,我看看她,于是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唯一的投影了,继而都毫不珍惜地出卖了各自己的纯雏,别后属于我一个人的时光,我常常从梦中惊醒,分明看见她举着刀向我砍来,但看到我呆滞而蓝调的目光时,她又弃刀泪满衣衫地走了。

烟、茶以及自封为‘孑然一身’的男人独坐着,在这寂寞的夜里,灵魂叠沓着。

想起她白皙的脸,那甜甜的笑,我的热血又开始澎湃了,就如先前跟她在一起柔温,这是罪恶吗?我亲吻她的脸颊,抚摸那柔柔长发,这样的翦辑我总不愿回思,但它却一遍又一遍地浮在我的眼前,或许这是罪恶的前奏吧?它要从开始演映到最后,让我用自己的负疚锤击本已难过的心,它要让这颗心臃肿,暴破的支离破碎。

我从碎砾中捡起一片,却听到自己在对她说:“我仍然爱你!”

人活着是很痛苦的,因为有回忆这个东西。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充闾 | 原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