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的翅膀

“小青的身体条件太好了!”

军区文工团的徐团长又一次亲炙。她耐心的、诚恳的给妈妈做着思想工作,作为一名园丁,她不想失去任何一颗好苗子。

她把我揽过来。她用艺术批评的眼光打量着我,说:“这欣长的脖颈,细长的膀子,轻灵的双腿,漂亮的胯和脚,纯真而略带稚气的脸型,造化的本意就是让她跳舞的。”

我因为紧张和担心,身体在微微的发抖。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孩子,在这种时候,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只会期盼地看着妈妈,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从小就喜欢舞蹈。听妈妈说,我两岁多的时候,只要有很好听的音乐,就能够随着跳起来。到了十几岁,我更是满脑子的舞蹈。我看着自己十四、五岁时的照片,看到照片上的小女孩--睁着一双朦胧而期待的眼睛,认真的在看着你。于是我去寻找我、舞蹈和这个小女孩之间的联系,也于是发现我真正赞美的是那个照片上的小女孩。

总不会忘记,每天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来到文工团的大院,站在墙边儿下,默默地看着战士们在那里练功、排练。许多的舞蹈作品,就是每天每天站在练功房的墙角根儿偷偷看会的。

舞蹈是一个充满了灵性和悟性的世界。老师在教她们舞蹈的时候,我不能跟着老师后面跳,我就一边看着老师的动作,她的动作在我的脑子里飞速地运转、过滤、筛选,像放电影一样,我一边自己在脑子里想像这个动作、感觉这个动作,在脑海中形成一个我能想像得出的最完美的形象。直到有一天,徐团长不仅从墙角根儿发现了这个小女孩,而且从她那独到的眼光中,看出这个小人儿是一颗好苗子。她随即让我跳一遍老师刚刚教过的动作,结果,我却跳得比其他任何一个跟在老师后面跳的学员都要好。我从她的表情中知道她是满意的。紧接着,她又侧身向乐队的方向给了一个手势,《天鹅湖》的音乐响起。我现在想起这件事,也是感觉不可思议。芭蕾舞剧《天鹅湖》是举世著名的舞蹈,是舞蹈中的至尊,更是舞蹈的象征,怎么能让一个小人儿上来就跳?我犹豫着。我主要是胆小、害羞。前奏曲第二遍响起来,在音乐的节奏感、旋律感中,我忽然感觉自己就在这个湖里,我就是那只天鹅。我的一举手,一投足,把这种感觉都注入到四肢里面。我的舞姿很稚嫩,但是很有感觉。就这样,徐团长眼睛亮亮的看着我,问我:“想跳芭蕾吗?”我抿着嘴,认真的点着头。

舞蹈,是我的第一个梦工厂。

我长着翅膀的梦,就起舞在这里。

文工团的旧址练功房里,有许多坑凹的木地板,它们有圆形,有长形,在大小不一的划痕里,残留着陈年的气味。我知道,这些凹凸不平的地方,都是练芭蕾刻苦的见证。后来我也知道了,这些舞者留下的,伤痕累累的痕迹,这些痕迹作证,这里曾经是我们舞者释放生命的炼狱与天堂。

然而,年少的我,穷极心思。碧玉小小,不解艰难。在我的眼里,这里是人间的“伊甸园”。我以代培学员的身份,来到了这个我梦寐以求的“伊甸园”。我不会忘记徐团长的知遇之恩,完成了我跳舞的夙愿;我也不会忘记芭科老师,数年不间断地给予我的特殊关爱。还有一位教我肌体训练方法的老师,现在我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只记得那单薄而瘦小的身影。她能寻找到最自然而恰当的方式,制造着与我不期而遇的偶然,就算是有旁的老师或是学员撞见,也不会生疑。然后,她依着楼梯扶把,以芭科老师共有的谦和性情和斯文语调娓娓讲授。

现在,如果有人问我:“你在最美丽的时候干了什么?”

我会大声的告诉他:“我把自己的最美丽交给了我喜欢的舞蹈。”

舞蹈,不仅教会了我如何感觉和表现艺术,更重要的是教给了我一些非常好的、独特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让我在很多方面都受益匪浅。它让我不会很虚荣,它使我的心态较少失衡。舞蹈的过程,是认识自己身体的过程,是表达情感的过程,是与生命对话的过程。当我因着肢体延展,心灵也随之得以释放。这个过程如同“蝴蝶效应”,它给我带出生命的觉醒。特别是现在的我,从那个单纯而纯粹的世界里走出来之后,再面对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我才更加深刻的理解了舞蹈全部的意义。其实,我们每个活在这世上的人,都是一个跳舞的人,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各种各样的盼望,各种各样的忏悔都会涌现出来。这就是我们内心的舞蹈。

舞蹈,它带给我许多有益的东西;同时,它也让我失去了一些东西。

舞蹈用人的身体实现表达,并且只用年轻的身体。舞蹈人自小从事专业,工作的艰辛令其必须全情投入,久而久之,他们失去了了解和热爱其他世界的一切机会。他们爱舞蹈、只能爱舞蹈、必须爱舞蹈,这是一种没有选择只能深刻的爱。虽然,我没有走上职业舞蹈人的道路,并且较早就离开了舞蹈。但是,没有机会接触社会,这种“边缘”的痕迹也同样的抹不掉。

当三十出头,人的一生中心智最成熟的时候,我却经常感觉自己还像一个孩子。我不会很实际地去对待问题、去处理问题。我总是要从司空见惯的现象中,去寻找一种特殊的形象语言或肢体语言。尤其我在网络的这一段,却有些变本加厉,有时过分到灵感不绝涌动、甚至壮思飞扬。我倚着自己天性的善良和婉约――我知道它们是我的法宝、是我的护身符,我倚着它们遮蔽了自己许多的弱点。实际上,我知道自己有的时候相当“弱智”。

我多么想,多多的感知舞蹈世界之外的美丽。

我多么希望自己,在现实社会的复杂和尖锐面前,我能像一个成熟的女人那样沉着。

可是,现实的我,经常在清早起来准备上班的时候,我要穿无袖的上衣就一定要高领子的,要穿露颈的上衣就一定要有袖子的――我无时不在保护自己。我喜欢漂亮的鞋子,尤其喜欢浪漫的凉鞋。就在我六神无主地对镜梳妆时,镜中的自己却开始莫名地放大……渐渐又远了,直至变得模糊。窗外,啾啾鸟鸣……声声催促着……我的心快如小鹿……不能再晚了,要迟到了。就在我穿上我喜欢的鞋子的一瞬间,隐隐绰绰中,只见一位似曾相识的年轻舞者,迈着轻盈而典雅的舞步,踏着晨光,纵身一跃,以飞天之势,穿越时光的隧道……就这样,那个舞蹈的小人儿……又回来了。

舞的翅膀,你究竟要主宰或带领我去何方?……

我经常会身心分离。我迷离的眼神,漫不经心的神态,经常令身边的同事诧异。我知道,我在一个美丽的境界里;我也知道,我已经不属于那个世界了。我流着眼泪问自己:在这个多元的世纪里,我丢失了多少舞蹈的光荣与梦想?我到底还有多少的忠诚和爱情,为这个动作的世界而存留?

……不可能了。

此时,我躺在地板上,闭上双眼,一种神思引导着我,真切地幻想着舞蹈的飞翔……

舞蹈啊,你曾教会了我一种正确的哲学思想;现在,我仍匍匐在你的威力下,请用你的智慧,再赐给我一双审悟世界的眼睛。

我想着……

现在,我站在鹰的身上,鹰用它那宽大有力的翅膀,载着我飞翔!

我看到了――

月白、丝蓝、鹅黄、青绿、玄棕……饱满的赤灼里,以颠覆之姿纵情翻动。那颜彩,不一样的明耀。璀璨,直逼眼底。

我的心灵,插着新颜色的翅膀,在目力所及之处,那一定不单单只是舞蹈的世界吧?那该是何等一个浩阔而缤纷的天地啊!

……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子平 | 原作者:四月青草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