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烈火在熊熊燃烧着,火光是那样的红,红得发紫,紫的发青,青得让人看一眼就会觉得心惊肉跳的寒颤。邪!怎么那么邪!一个女人,披散着长长的头发,身着红黑相嵌的纱衣,站在火焰里。冲天的浓雾模糊了她的脸,只有那双喷射着复仇怒火的眼睛,狠狠地,狠狠地瞪着他。天那!当他的眼神扫视到那双眼睛时,一股凉意从脚底直逼他的五脏六腑,恐惧,使他一下子惊醒了。连日来,为什么总是重复着同一个梦,他抹了抹额上渗出的冷汗,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医生说她已经连续发烧一星期了。这不是个好现象,对于患白血病的人来说这意味着死亡更近了。想到这他又打了个寒颤,她原来早已不知不觉地走进了他的生命,并且同他的生命融合在一起了。上帝呀!为什么他到现在才明白这些呢?他用手捶着自己的脑袋,一切都迟了。她蜷缩在床上,似乎睡得那么香,若不是因为化疗脱尽了头发,他根本不能相信她是个已经被上帝判了死刑的人。他坐起身来,帮她又拉了拉被子,他的手搭了搭她的额头。唉!她还在烧着,医生说这样的烧法,就是从台湾那儿找到相同的骨髓,要移植可能也晚了。她曾对他说过这辈子愿意永远跟着他,难道她的一辈子就那么短吗?他的眼睛又望了望她那脱得只剩下绒毛的头皮,想当初他第一眼见到她时,就是她那一头光泽柔顺的如瀑布般清亮的长发牵住了他今生所有的爱。那时,他已经是个有妻有女的人了,并且靠着他岳夫的关系,在一家规模不小的国营的外贸公司混到个部门经理。国营的外贸公司是个挺奇怪的地方,它既不象国营工厂那样传统保守,也不象外资企业那样现代开放。它上要接触外商的以便得到定单,下要联系工厂业务员进库产品。它既接受新事物,又丢不开传统的约束,它有那么点象鸦片战争中半殖地半封建的中国,属于洋的想学又不敢真照着学,中的想放却还放不开。而如今这么热门的情人现象,虽然在那儿仍然属见不得光的种类,但也暗地里流行起来了。那时,她却是个才毕业的纯真浪漫的女孩子,在他部门里做助理外销。‘助理外销’那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个兼打单,货验一锅端的打杂的。刚从学校大门出来的人自然是带着满脑子的理想,抱负,妄图用所学的知识在社会一展拳脚,到后来大都会发现原来学校的那些课本都是些早可以扔了做草纸的废物。不过幸运的是,她还没发现到这点,就先认识了他。在她眼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名牌大学毕业不过六七年的时间就在这家规模不小的外贸公司坐上了中层领导的位置。说实话,她算不上是个美女,只是白白净净,挺可爱,挺单纯的,也不知怎么的,只记得当时见到她的时候那张脸总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熟悉。她对工作很认真,看到她他就想起当年的自己。是呀!那时自己不是也曾那么天真幼稚的发着那些永远不可能有回音的传真吗?也曾满怀雄心的想凭自己的力量去开发新产品,寻找新客户。结果才发现,不仅找不到,就是个别找到了,也会被那些个所谓的正式外销员以各就其位的名义轻而易举的抢走了。这世界弱肉强食,你不踩别人,别人就踩死你,自然界的生存法则,那儿都管用,自己的今天就是最好的证明。若不是他有本事追到了现在的太太,若不是靠着岳夫的关系打通上下环节,如今他依旧是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助理外销。而她,是呀!她实在是太年轻,开始他也只把她当作个小妹,其实他不过大了她六岁,只是社会这个地方教人成长的速度几乎快的有点拔苗助长了。六年的社会经历就可以使她觉得他是一本深奥,难懂但有极值得一读的书,他身上似乎被披上了一层传奇色彩。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以及与此地位相匹配的所应该做的事,他明白他身上早以有着沉沉的担子,有着必须履行的义务和丢不开的责任。这是他当初自己选择的路,在事业与爱情之间,他放弃了爱情。放弃爱情?不,他想了想,这辈子他放弃过什么东西吗?没有,他娶了那个女人是因为当时他并没有什么合意的女朋友,他那颗还未领略爱情的滋味的心就已经被追逐名,利的念头塞满了。其实,他知道自己是个极贪心的人,他想(DOC文档)要抓住这人世间的一切,金钱,名利,事业,爱情,他希望他的人生能是个完整的圆球,如果上帝肯给,他接受;如果上帝不给,他也一定要争取得到。学校里,他是个好学生,门门优秀;家里,他是个好儿子,父母的骄傲;结婚后,他是好丈夫,妻子的依靠;现在,他还是女儿的好爸爸。他有着斯文英俊的外形,精明强干的头脑,浪漫丰富的才情,和为人处世的圆滑手腕。他遵守社会的规则,家庭的规则,人的规则,他总是尽量使自己的一切都看起来完美无缺。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默涵 | 原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