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庄的疑惑

说起到周庄游览,还是三年前的事。当时家里人说,趁这个假期到水乡看看吧,于是一起在地图上圈圈点点的,最后选定了周庄。

当时的我,对于“周庄”这个名词没有什么定义,只是想体验有别于塞上孤烟的江南细雨。在草原的大气象里生活了十几年,内心也许需要与之相对立的人、事、物来比较和平衡。

本以为,此行周庄,必是诗文相伴,美景悠然。然而,就像每(DOC)一个满怀期望追寻古迹名胜的游者一样,行走周庄,给我带来的是尴尬和疑惑。

到过周庄的人,必然会有这样的经历:在狭窄的小石巷里,随着丛丛的游人穿流而过。在那些有名的石桥上,争分夺秒地赶着拍照。发现路旁林林总总的小店无一不是卖“万三蹄”或绣品的。走进昔日的宅门里,在阴暗的屋子里听导游讲讲沈万三、陈逸飞的故事。到外面花几百块坐一坐女子摇橹的小船。听听昆曲。到小店里尝尝当地名菜。买一点当地名产带给亲友。最后,发现自己好像是满载而归,好像已经体验了周庄的一切,其实仔细想想,什么精致的回忆都没带走。

有评论说,周庄的商业气息过分浓厚,在这一点上,周庄的确是尴尬的。古代,周庄作为手工业和商业的市集兴起,人们认同她的商业功能,而到了现代,人们似乎更认同她的文化功能。游人到这里寻找古朴与宁静,寻找微雨中被打湿的青石板小路,寻找自在与悠闲的水乡生活。但正是他们的到来,破坏了周庄的平衡,激发了商业。久而久之,人们发现,他们要找寻的一切在这里都成了画皮。

导游说,使陈逸飞发现了周庄,而他的画也让世人认识了周庄。我想说,大画家发现了周庄,记录了周庄,告知世人这里有一个周庄,但也是他,亲手结束了周庄的时代。画家纪录了最真实、最诗意的周庄。人们想去追寻,但最后只能去画里追寻了。

周庄的沈万三,一直让我疑惑不解。为什么要替国家修长城?为什么要替皇帝犒赏军队呢?想他最后死于非命,恐怕不光是露富这么简单。沈万三捐资的目的我无法理解。想想美国的卡耐基,热心公益事业,在美国各州盖了很多图书馆,人们称之散财老顽童。但如果他捐钱制造武器或是补贴军事预算呢?恐怕每个人都会说他居心不良,想控制国家权利等等。这种简单的“礼”与“序”的道理沈万三居然会不理,真不知他是确有野心还是仅仅出于一个商人的天真。

周庄的“宅门”,也让我觉得奇怪。一进进昏暗的大房间,结构严密,主人走的通道,佣人走的通道,严格的让人窒息。青砖散发着湿湿的气味,只有窄窄庭院里几株绿色的芭蕉让人感到有点生气。走进这里,让人觉得这真是有违养生之道,财主们为何爱住在这种地方?想想古代的大商贾们、贵族们、皇帝们,都是住在这种等级森严的让人抑郁的建筑里,标榜或显示着什么,不过一定有着“家不为家”的感叹把?好在这些房屋现在都已作为纪念馆存在了。

周庄带给我很多疑惑与感慨,一时还真不知怎样说清楚。周庄之行,如果追寻自然古朴已成奢望,那么,多一点思考也倒是不虚此行。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月皎皎 | 原作者:舞起潇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