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游记

一直在想,泰安这个小城无论是其名字还是其名声都应得益于闻名遐迩的、巍然屹立于其身后的泰山。她一定象一位幸运的少妇,嫁给了富甲天下、又对她极尽温柔的好男人,凭借着夫贵妻荣,她不必张扬,就可以迎来许多的赞美与恭维。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当我掀起泰安这个小城的面纱,挑起她的门帘,走进她的怀抱,我才对自己过去肤浅的判断感到哑言与羞愧。泰安这个人口近五百万的小城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的自尊。她独自端坐在泰山角下,却从不仰望泰山的高大与神圣。她把自己的自尊悄悄藏起,以一种慈祥和稳重踱过天阶,跨过了泰山的最高顶—玉皇顶。然后她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笑着,坐享着自己的坦然与浑厚。之所以说她坦然,是因为她有着自己的历史文化底蕴,不必借用任何自然天成的光环。这一点从她那厚重的古灰色的城墙就可以看出来。泰安历史悠久, 早在 五万年前就有人类生息繁衍。 5000 年前产生了繁盛的大汶口文化。也许还因为她南临儒家文化创始人孔子故里曲阜,西濒炎黄子孙的发源地黄河的缘固,一迈进这个小城就有一种历史的厚重与青竹简的味道。这也让我们不难理解她的坦然与浑厚。虽然泰安承载了厚重的历史与文化,但她并不因循守旧,固步自封,而是显示了她的第二个特点——现代。这一点完全可以从政府门前广场的修建特点上显现出来,整个广场设计得大气磅礴,平铺如流云,层次如文竹,白鸽叠起,静水青藤。动静结合,宽广相益,一种现代的气息飘然升起,向来人展示了她的智慧与发展。她的现代不仅体现在城市的建设上,在人们的生活理念上也略见一斑。人人谈发展,人人谈经济,人人谈建设,人人谈创造,人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鸿鹄大志。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人人感触最多的就是机遇和挑战。在这样的意念驱动下,也难怪城市的发展会日新月异,其现代的味道会同样浓于厚重的历史文化。泰安民俗是泰安区别于其他城市的又一个特点。同时,也是泰安擅长利用优势,与泰山平起平坐、浑然一体的一个证明。在这里,你说不清到底是泰山借用了泰安的人民,还是泰安引用了泰山的神圣?勿庸置疑,泰安民俗以泰山文化为主导,以信仰民俗为主线,社会民俗、经济民俗和旅游竞技民俗交织融汇,构成了一道独特的泰安风景。大汶口文化的流风余韵、东夷殷商文化的交融,齐鲁文化的传承,在泰安演绎流变,形成了泰安民俗的基因,形成了泰安民俗率真昌明的特点,天神、地灵、人鬼的祭祀,使泰安民俗具有了神秘莫测的特点。从自然造化到灵气之源,从地理大山到心灵神(好书推荐)山,从灵石崇拜到石敢当信仰,从巡狩柴望到封禅大典,体现了礼俗杂糅的泰安山石崇拜民俗。威然可敬的东岳大帝,慈祥可亲的泰山奶奶,代表了泰山有求必应的信仰民俗。颇具规模香社组织,祈福还愿的香客队伍,展示了芸芸众生的心灵诉求。商贾云集的东岳庙会,宾至如归的山间客店,简便实用的泰山山轿,反映了独具特色的泰安经济民俗。衣食住行、婚丧嫁娶、迎来送往、时令节日、娱神乐人的民间游戏与竞技活动,勾画了泰安丰富多彩的社情民风。 泰山民俗是耸立在泰安人口头、行为和观念上的丰碑,是泰山人创造的值得活在泰山人心中的历史,和古老而悠久的泰山历史一样层层积淀,架构起深厚的传承基石,烘托着时代的风采。泰安和泰山唇齿相依,这里没有卑微,只有智慧。泰安看似一个个性与智慧两全的铮铮男儿,但骨子里也有温柔的一面,这在他的美食文化里可见一斑。同时,这也是泰安征服多少天下游客的一个秘密武器。

美食,这在每个城市里都不缺少,但能构成一种文化的却并不多见。除却泰安的土特产品和泰安的四大名药外,泰安的风味名吃和“泰安三美”已经构成了一种尽人皆知的美食文化。

泰安风味名吃极具特色。

泰安煎饼—— 创制年代无考,明代已成家常便饭;豆腐—— 系泰山周围居民家常菜,冬季食用最多。烹制方法多样, 泰安有名的“豆腐筵”已开发出 150 多道菜 ;野菜宴更是泰安一绝,泰山野菜食用历史悠久,历代帝王来泰山、行封禅,均“食素斋,整洁身心”,以示虔诚。寺院倡导素食,民间亦有菜食、菜医习惯。后人将宫廷素食、寺院素食、民间素食集为一体,创制野菜宴,成为中外游客推崇倍至的“绿色食品”。

美食与精神融为一体,谁能说这不是一种魅力呢?

当你行走在这样的城市里,不仅可以满足食欲的挣扎,还可以满足精神的游荡。没有空虚,没有自卑,更没有狂妄与依赖。

月下的行走,似与一老人谈古论今,从神到人,从缘到果;小径的徘徊,似与一智者对话,从无到有,从浑到明;闹市的留恋,似挽着情人的臂膀,温暖相依,清风徐徐,有一股风在心中穿过,没有喧嚣,没有吵杂,有的只是用心品味。

泰安小城象一首诗,一篇散文,非用心者不能读。读者自有一种韵律似琴声在心中萦绕,每逢此时,总有一种祝愿在心头浮起:泰安——安泰!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黧眉 | 原作者:雪竹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