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眼睛

引子

轮回是一个过程,这一过程中,本人所处的称为今生,前一个轮回的生命体成为前世,下一个称为来世或来生。

生前谁是我,生后你是谁若不是前世的缘,你我怎会有今世的怨红尘中的是是非非,数也数不清的恩恩怨怨,难道一切真的早已注定道道轮回里你我经受了多少的苦难,还要有多少次的生与死,才能算是"解脱"

(一)香云山庄

暴雨刚过,骄阳又出现在天空。路旁香樟淡雅的香味在湿润的空气中飘散,沁人心脾。西门走在香樟的浓荫里,思忖着一会怎样向大客户上官先生推销保险。这时,一辆红色敞篷跑车从西门身后驶来,经过西门时,西门身边刚好是个水坑,污水溅了他一身。汽车牌号好象是0000,司机是个穿白衣服的女人。西门冲着远去的车影狠骂了几句。

转了个弯,香云山庄便到了。香云山庄是上官先生的私人豪宅。因为有预约,所以没费什么周折,西门被一个男人带进了客厅。

“在这等着。”男人丢下一句话走了。

客厅装饰有点古怪,四面墙壁竟是黑色的,地面和房顶是雪白的,置身其中,情不自禁产生一种虚幻的时空感。中间放了一张茶几,茶几三面是沙发。窗子对面墙上挂了一幅山水画。西门上前观看。但见画上泼墨酣畅淋漓,奇峰怪石突兀,犹如鬼斧神工,真是一幅好画。但是画面有一处明显不和谐:在一个峰顶断崖处,有一女子背向而立。这女子在整个画中,明显偏大。西门正在琢磨原因,突然画中女子竟转过身来,对着西门一笑。西门一惊,再去细看,画中女子竟已不见。

接待西门的是上官先生的女秘书,叫香奈儿。她高挑而纤细的身材,微卷的头发随意披在肩上,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如一朵静静盛开的白莲花。奇怪的是,女人带了一副墨镜。在西门介绍各类保险的时候,香奈儿微笑着看着西门,脸颊上的酒窝如同荷塘里泛起的涟漪,一圈一圈,轻盈动人。

西门离开香云别墅时,不经意看见牌号为0000的红色跑车就停在围墙边,联想起穿白衣服的女司机,西门明白了,刚才溅了自己一身污水的正是香奈儿。不过,一身污水跟几十万的保单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如果可能,西门愿意被再溅上十次。不,应该是一百次。

(二)英雄美人

香奈儿的家里有一种特别好闻的香薰味道,装饰得很有异国情调,仿古的石砖地,栗色的木墙,昏黄的铁艺吊灯下,铺着纯棉格布的仿红木桌,悠悠的音乐随着这一切弥漫开来。

“上次多亏你替我解围,还害得你受了伤。”

香奈儿永远穿白色的衣服,永远戴墨镜,说话语气永远是幽幽的。

“美丽的白莲花,我不允许别人伤害你。”

说这话的时候,西门眼睛直直地看着香奈儿,一往情深的样子,虽然他们从认识到现在还不到5天。

咖啡升着浅浅的雾气,淡淡的香味飘洒在四周。咖啡杯里漾起的涟漪荡漾在香奈儿的脸上,也荡漾在西门的心底。

香奈儿脸上的墨镜是个谜。当西门抱着香奈儿,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时,西门想解开这个谜。香奈儿牵住了西门伸向墨镜的手,把它引向(TXT)自己娇艳的身体。灯熄了,黑暗中墨镜的存在已不重要。两个人贪婪地享受着爱欲的快感,一次又一次,不知疲惫……

早晨,窗外一只鸟的歌声把西门叫醒。香奈儿还香甜地睡在西门身边。西门爱怜地轻吻了她一下,好奇心又在心底升腾起来,他轻轻地摘下香奈儿脸上的墨镜,一下子惊呆了。

香奈儿的左眼竟然是个空空的黑洞,眼眶四周白骨森森。黑洞里似乎还有一个魔鬼在狂笑,西门感到脊梁骨一阵发凉,全身僵硬。黑洞迅速变大,把西门吸了进去。西门陷入混沌之中,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开始爆炸起来……

(三)同名主人公

“我的电脑是个黑洞。”西门突然大声说了一句。

女同事们一楞,随即都笑了起来。

“西门,你上电视了,知道吗”

“无聊,别拿我寻开心啊。”

“西门,你好残忍,竟把老婆的眼睛挖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不要过分啊。”

“西门,她们说的是昨天晚上放的古装电视剧。”诗云见西门生气了,连忙过来解释,“不过,男主人公确实和你同名。”

“男主人公确实和我同名?”西门好奇起来了,“他为什么要挖老婆的眼睛?”

“他老婆左眼是‘金凤眼’,逢赌必赢。西门是个赌鬼,每天逼着她去赌钱,她不肯,西门就狠心挖了她的左眼。”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西门喃喃自语。

“说不定你前世就是那个赌徒。”见西门不生气了,女同事又来劲了。

(四)股市神话

跟着香奈儿炒股票的日子,远比在保险公司惬意,又轻松又赚钱。

连原来强烈反对西门辞职的老婆,现在也开始相信西门当初的选抉择是对的,不过他并不知道西门所说的证券所的朋友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美丽的女人。

幸运女神一下子赐予西门这么多的幸福,西门幸福得都快受不了了。他常常怀疑自己是在梦中,每当这时他就要掐自己一下,感到疼痛了,他才又放下心来。

“上官先生要拉升一只股票了,一个月内价格翻番。参与的最低资金是五十万。”香奈儿的话和她的躯体一样,足以让大多数男人发狂。

一个月赚五十万,西门当然愿意。股市是演绎神话的地方,而上官先生就是演绎神话的高手,这些都是西门亲眼目睹的。

果然是好股,西门全仓买进那只股票后没几天,它就开始往上窜,连拉了两个涨停。

西门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香奈儿家过夜。白莲花在黑夜里盛开得那样娇艳动人,西门忘情地爱抚着这朵白莲花。世界是他们两个人的了……

(五)跌停板

这已经是第五个跌停板了。香奈儿仿佛已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西门感觉自己正在迅速向地狱深处坠落,坠落。

接连二十五个跌停板后,股票终于企稳了,这时西门帐户上的股票市值仅剩一万多。

高利贷债主破门而入时,西门仰躺在床上,两眼痴痴地望着天花板,嘴里还在轻轻地唱歌:“爱情的眼睛,爱情的眼睛……。”反反复复,一直是那一句。

爱情的眼睛。这是香奈儿留给西门的最后一句话。

(六)在劫难逃

早晨,妻子可安催促西门快起床,说表哥又帮他联系到一个大客户。

“唉,做了一夜希奇古怪的梦。”西门一边嘟囔着,一边懒懒地起了床。

吃早饭时,西门问可安表哥电话的具体内容,可安递给西门一张纸,纸上写着:香云山庄,上官先生……。

地点,人物竟和昨晚梦中的一样,西门惊叫起来。思量再三,西门作出了这样的安排:请同事碧雯去上官先生家商洽保险事宜,西门去市郊为碧雯处理一起保险理赔。

理赔处理得很顺利,西门在10点驾车回城。经过人民路的一个岔道时,一个白衣女郎突然从路旁窜到车前,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西门猛打方向盘,车头一个转向撞在树上。车前玻璃碎了,一根树枝伸进车子戳在西门的左眼上。

西门终于明白了:该来的总会来,欠下的总要还。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二○○六年五月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望衡 | 原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