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手

那一年,二十一岁的她从师范学院毕业,去了一所初中教思想品德。

选择做教师,是因为她真心喜欢这一职业。她真的相信“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她认为,学校里多一名好教师,社会上就会少一些愚昧和野蛮。她读过许多好教师的故事,对她影响最深的,是美国某小镇一位女教师的故事:一些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在研究犯罪现象时,他们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有一个小镇,以它的社会环境和居民特点,应该成为犯罪的高发区,可耐人寻味的是,那里的犯罪率却出人意料的低,是什么因素改变了居民的犯罪率呢?后来,科学家经过严密的调查发现,有一位女教师,是她改变了众多孩子的命运,使那些孩子健康成长,成为对社会有益的人。她在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曾经暗暗发誓:要做一名教师,用自己的智慧和爱心,去雕塑学生的灵魂。

那所初中位于城乡结合部,只是当地的一所二流学校。学生的家庭背景各种各样,好多家长对孩子学习漠不关心,他们把孩子送到学校,只是图个省心,免得在社会上疯跑,给自己惹事生非。有不少孩子受家长和社会的影响,对读书失去了兴趣。因此,学校中早恋、打架、吸烟、偷盗等问题时有发生。一些老师,已经被学生弄得麻木了,对教学失去了热情。

学校里初二的一个班,班主任已连续换了三次,那些学生每天花样翻新地和老师捣乱,气跑了一位又一位上课的老师。三个班主任都努力地和这些学生较量过,但最后,都选择了退出。初二,正是学生心理发育的关键期,如果这些孩子任其胡闹下去,不仅会毁掉自己的前途,而且将来还可能危害社会。这群缺少约束力的孩子,就像一匹匹野马,虽然这其中可能也不乏千里马,可离开了教育,他们将一事无成。这件事让校长很头疼。校长经过反复斟酌和了解,最后把第四任班主任的人选定在了她的身上。

校长把这个决定告诉她时,她很平静。倒是校长有些担心地谈到那个班学生的顽劣,希望她做好心理准备,并告诉她学校一定会大力支持她把工作做好。

关于那个班的故事,学校任何一位教师都知道,她自然也不例外。她听说过他们如何气得外语老师哭鼻子,如何与数学老师对骂,甚至与品德老师动手……那些孩子,该是怎样的顽劣啊!她又想起了那位改变孩子命运的美国女教师,她觉得,自己现在也有机会尝试做一名那样的好教师。

她找来学生档案,一遍遍翻看。档案里,一个个孩子的脸上都写满了纯真。看着这些稚气朴实的照片,她感到这些学生还是蛮可爱的。他们或许只是好奇,只是喜欢恶作剧罢了。她牢牢地记住了每一张相片的名字,希望这能够帮助她拉近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第一次到班上去的时候,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论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微笑面对,她要让学生把她当成朋友,而不仅仅是一名老师。教室里很安静,四十多双眼睛都静静地望着她,她有点出乎意料。或者,这些学生也都在观察她吧!或者,学生们也都希望给新老师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吧!“好的开始”,她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

她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并热情洋溢地向学生做了一个简短的演讲。她真诚地告诉学生,自己希望成为他们的朋友。一些孩子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而有些孩子的嘴角却挂上了一丝讥讽。她看在眼里,突然决定与每一位同学进行一次真诚的握手,与学生进行一次亲切的交流。

她面带笑容从南行第一桌起,与每个孩子握手,同时叫出他们的名字,与他们谈上两句。她看到,每个孩子脸上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惊奇过后,是开心的(好书)笑。本来敌对的目光,开始变得温柔。新来的老师都能叫出自己的名字,一定让学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开心。她感到,她与孩子们的距离正在消除,她分明感到了孩子们对自己的接纳。

她一桌桌地向教室后走去,最后她走到了教室北行的最后一桌,在这个角落的桌子后面仅仅坐着一名学生。她早看出了这个学生的与众不同,他的座位远离了全班其它同学!他是李名龙,那个带着全班同学与老师做对的李名龙。她走到他跟前时,他仍稳稳地坐着,没有一丝要站起来的迹象。她伸出了右手:“李名龙,你好,老师想与你做个朋友,行吗?”

那个孩子盯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突然把一口唾沫吐在了右手掌心上,飞快地弯下身子在脚下的水泥地上用力地蹭了蹭,把一只黑乎乎的脏手伸向了她。脸上,清清楚楚写满了挑衅。

“跟我做朋友,你敢吗?”语气中没有一丝尊重。

全班同学的眼光都落在了她的脸上,她感到一种压力!她清楚地意识到,哪怕片刻的迟疑,哪怕一丝的不悦,都可能将自己苦心经营的气氛搞得无影无踪。

她用双手紧紧地握住那只脏手,笑得更浓了,盯着他的眼睛说:

“李名龙,你很特别,你只是想给老师留下更深的印象,对吗?我很欣赏你的特别,我也很佩服你的勇气,我喜欢有你这样一个有个性的朋友!”

“老师……”李名龙有些不好意思地叫着。他的叫声淹没在突然爆发出的掌声中。

握手事件后,学生已从心里接纳了她,但她非常清楚这只是个良好的开端。学生长久以来养成的纪律涣散、学风不浓、满口脏话、动作粗野的毛病,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能改变的。她只能从细处入手,从小事抓起,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地改变班风,改变学生。

从她当上班主任起,她的心思就全部放在了那些孩子身上。只要没有其他班的课,她就留在教室与学生在一起。其他老师上课时,她协助维持纪律。课间休息时,她看似漫不经心地与学生聊天、谈心,目的是为了了解学生,并努力以自己的言行影响学生。发现有问题的学生,她总是尽快地利用课余时间,与学生进行沟通,帮助学生找出问题的症结,使学生自愿解决问题。功夫不负苦心人,不到两个月,她带的班的情况有了全面好转,老师上不了课的情况再也没有了,班上学习风气也越来越浓,学生们也变得比原来懂事多了。

这时,她的嗓子出现了问题。可能由于这两个月说话太多,使她的声带受到了伤害。她开始嗓子疼,声音越来越嘶哑,最后简直不能出声了。好心的学生给她带来了一包胖大海,让她沏水喝,同事们都劝她赶快到医院检查。

周末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她的声带出了一点问题,必须做一个小手术,否则她就会永远说话吃力,而且病情还可能越来越严重。

她的班就快要步入正轨了,那些学生跟她也越来越亲近了,而这时她的声带却出了问题!如果这时候做手术,她就要离开这些孩子几天,可在这个关键时刻,她怎么能离开孩子们呢?她请求医生先给她开些药,等再过一个月再来做手术。但医生告诉她,她今后要尽量少说话,可不说话怎么行呢?

她吃着药,嘶哑着声音又来到了教室。下课时,班长把一张折叠的纸交给了她。她打开这张纸,只见纸上只有一句话,下面是全班同学的签名。纸上写的是:“老师,您快去治病吧,我们保证不让您失望。”她的眼泪落了下来,她决定马上去做手术。

临走之前,她决定和学生握手道别。

她同样从南行第一桌开始,微笑着与每一位学生握手。好多学生眼里含着泪,请老师放心,好好治病。依次走来,她又走到了李名龙的面前,当然,他早已不在那个角落了。她友好地向他伸出了手。

李名龙早已站了起来,看到她的手伸过来,脸突然红了。他把双手在自己的裤子上用力地擦了又擦,然后,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动情地说:“老师,您放心治病去吧,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她笑得更深了,用力地点了点头。全班又一次爆发出长久的掌声。掌声中,她仿佛又看到第一次和李名龙握手时,李名龙伸给她的那只沾满唾沫和泥土的黑手。她知道,这样的场景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鹤逸 | 原作者:东风染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