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爱

勤劳朴实、敦厚温良,为家庭为子女无私的奉献自己的一切。几乎所有值得歌颂的母亲都具有这样的美德,我的母亲也不例外。每个认识她的人说起她总是赞不绝口,说她很能干,人缘又好。尽管如此,儿时的我并不太喜爱她,亲近她。

童年的记忆中母亲总是里里外外的操劳,很少有空闲陪我们。特别是下放在农村那几年,即使看露天电影她也在黑暗中摸索着织毛衣。每天清晨别人还在梦乡,母亲已早早的下田去了。每次从睡梦中醒来,也总是看见她在昏黄的油灯下编织缝补的身影。因此,尽管家中生活拮据,我们姐弟几个却是村里穿戴最整齐的。

我记事很早,可是记忆中母亲没抱过我。只有在雷电交加的雨夜,她才会拥着我入眠。只有在我生病时,她才会背着我去医院。也只有这时的母亲,才让我觉得很亲近,很温暖。那时,感觉生病是件很幸福的事,常想如果能经常生病就好了,至少可以在母亲的焦急的目光中享受疼爱。但是,在姐弟几个里,我的身体一直是最好的,也因此总觉得自己在母亲那是最容易被忽略的。

母亲一直勤俭持家,经常会因为父亲多买了菜,或是从外面给我们买礼物而埋怨他(只有买书除外)。因此在我欣喜之余总是想,母亲为何如此爱煞风景?可是,每当家里来了客人,她总是竭尽所能的招待,无论亲疏贵贱,她总是一样热情。我和弟弟都喜热闹,有时客人要走了,我们却不顾母亲已山穷水尽、捉襟见肘仍苦苦相留,母亲却没因此责备过我们。

母亲并不串门子,只有别人家夫妻、婆媳遇到难以调和的矛盾,特意相请,她才会去,也总能化干戈为玉帛。闲暇时她喜欢伺弄菜园,虽然种的菜大部分给邻居吃了,她也还是忙的不亦乐乎。记得当时有个邻居很穷,每次出门都要到我家借衣服穿。他家的

女孩和我年龄仿佛,每次都会穿我的衣服。我十岁的那年生日,母亲特意为我做了一条耦合色的连衣裙,领口、袖口以及裙摆都滚着花边,十分别致,刚做好竟借给别人。那个女孩从亲戚家回来又穿了两天,看见的人都异口同声的说:“好漂亮的裙子!”可是,当我穿上走出来时,竟有人说仿照她那件做的。当时的心情真是很委屈,要强的我因此和母亲哭闹了几回。母亲并未因此改变,只是我从那以后不喜穿别人衣服,更不喜穿别人衣服,甚至不愿和别人穿一样的衣服。

母亲也喜欢养花,我家门前的月季花树,是当时村里仅有的一棵。蓊蓊郁郁的一丛,有两米多高。开花时节许多孩子来要,身材娇小的母亲于是踩着凳子,把花剪下来一一分给她们,那时的她显得特别温柔,笑颜也像花一般美丽,我总是怀着自豪的心情在一边看着那场景。可是有一次,一个孩子来要花,已经连含苞待放的也没了,母亲就把我发髻的那朵取下来给她。任性的我把花夺过来,撕碎了。母亲狠狠的打了我,那是我记事以来被打的最重的一次。那时怎么也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竟会为了别人打自己。总之,越来越怕母亲,和母亲越来越生分。是啊,她既不像父亲那样,给我们买礼物讲故事,也不像父亲那样带我们出去玩,任由我们尽情嬉闹。

可是,结婚以后我却无来由的特别想念她,特别是有了女儿之后。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当家才知柴米贵,养儿才知报娘恩’。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算计中,终于知道生活的艰辛,终于懂得未雨绸缪意义,终于知道母亲一道道皱纹一根根白发的来历。在孩子每次一吮吸中感受到血脉相连的真实,在孩子的每一声啼哭中感受心痛,终于在第一次教孩子宽容谦让中明白了爱的真谛。更不只一次在别人“贤妻良母”的夸赞声中,感受到自豪。我知道这一切都得归功于您——我的母亲。是您的言传身教,是您无言的爱使我终身受益。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我知道女儿无论为您做什么,也无法报答您得深恩,只想对您说--“我永远爱您!”

TXT下载    DOC下载

分享者:姆斯洛 | 原作者:陶令平章